• <nav id="6g880"></nav>
    <nav id="6g880"><nav id="6g880"></nav></nav>
  • 返回首頁

    面臨三大挑戰 中國ESG投資還需補課

    證券時報電子報

      證券時報記者 孫璐璐

      在“碳中和”減排目標的推動下,從國外金融市場興起的ESG投資風潮近年來逐漸刮進中國,尤其是今年以來,各大金融論壇無不談論ESG投資。國內金融市場對ESG投資理念的重視程度雖然在不斷提升,但與已有四五十年發展歷史的發達國家相比,仍顯稚嫩,目前尚處在概念興起但投資策略、評價標準等一系列配套措施仍在摸索構建的初始階段。

      所謂ESG,就是Environmental(環境)、Social(社會)、Governance(公司治理)這三個字母的縮寫。多位受訪的業內人士對證券時報記者表示,目前在國內興起的ESG投資風潮,初期更多是從環保領域的綠色投資切入,綠色金融的可量化評估體系相對容易構建,但真正的ESG投資內涵更為豐富,國內在針對“S”(社會)和“G”(公司治理)投資目標的探索尚不多,可量化的投資評估體系構建更是難點。

      有學者指出,從實證研究角度看,ESG投資并不存在傳統意義上的超額財務回報,ESG投資理念的背后有著價值觀的支撐,而價值觀又受文化差異的限制,這就決定了歐美的ESG投資評價標準并不完全適合于中國。因此,中國的ESG投資策略、評價體系的構建依然需要探索,不能完全照搬歐美。

      從二維投資到三維投資

      ESG概念的首次提出始于本世紀初。2004年,聯合國環境規劃署金融行動(UNEPFinanceInitiative)首次提出了ESG的概念,為量化非財務風險設置了環境、社會、治理三層底線。不過,ESG投資的核心理念與上世紀70年代左右更早興起的社會責任投資,以及后來提出的影響力投資和可持續投資等有著異曲同工之妙。近日,在中國人民大學中國普惠金融研究院(CAFI)發布的最新報告中,國內學者結合中國投資實踐,又將上述概念融合成“社會責任投資”。

      近年來ESG投資越來越受到國際大型資產管理公司以及主權類基金重視,它們紛紛將環境、社會、治理因素融入他們的投資決策與風險管理中。根據景順最新研究顯示,自2017年以來,多個主權基金及各國央行的投資組合對環境、社會及治理ESG原則的納入比重大幅攀升。在短短四年時間里,在組織構架層面采用ESG政策的受訪者比重急劇上升,主權基金從46%升至64%,央行則從11%升至38%。疫情更是推動主權基金及各國央行優先重視ESG;受疫情影響,近四分之一的主權基金及44%的央行提高了對ESG因素的關注度。

      不論是ESG投資,還是中國學者提出的社會責任投資,投資目標均是從傳統的只關注風險和收益的二維財務回報,向同時關注社會責任的三維高階角度擴展。

      CAFI院長貝多廣在接受證券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社會責任投資核心是從追求財務回報的單一目標到同時追求財務收益、社會效應的雙重目標轉變。在中國,目前的社會責任投資更多聚焦在綠色低碳的環保領域,這主要是因為投資達到的環保效果更容易用量化指標評價,且中國未來幾十年都存在“雙碳”達標的巨額投資需求,中國在綠色信貸、綠色債券等領域已做到較大規模,初期從環保領域切入容易贏得廣泛共識。

      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SAIF)教授邱慈觀也對證券時報記者表示,ESG投資是三維投資。傳統兩維空間下的投資講究的是風險與回報,而ESG投資則引入了第三維——ESG影響力。ESG投資在歐美已發展快半世紀了,但被引入國內的確才幾年。

      貝多廣認為,社會責任投資與中國“十四五”時期的轉型發展需要高度契合。中國除了需要實現低碳轉型、治理環境污染外,在醫療養老、鄉村振興、教育、普惠金融、文化建設等領域都需要資金投入,這也是ESG投資覆蓋的領域。

      ESG投資三大挑戰

      盡管ESG投資前景廣闊,但真正踐行ESG投資面臨的挑戰亦不少。邱慈觀認為,ESG投資目前仍存在三大挑戰。

      首先,ESG投資是一種有高度理念門檻的投資,歐美的ESG投資理念也不一定適合中國。

      一位在滬外資資產管理公司工作的資深資管人士亦對記者表示,其公司總部很早就開發了一套ESG投資策略,并在歐美市場使用多年,但這套策略中很多投資評判標準與中國市場的實際情況并不契合,完全照搬套用在國內投資決策中會“水土不服”,所以該公司目前在國內進行ESG投資時也在摸索適合中國國情的一套標準。

      其次,實證研究表明,ESG投資是沒有超額回報的,這就需要繼續發掘投資人的非財務動機。此外,做ESG投資就一定要有數據,但數據來源是巨大挑戰。

      “人類從1983年開始建了第一個ESG評級數據庫,至今已經快奮斗了近40年。解決方案基本有兩種,一種比較傳統的方法就是通過ESG評級來取得數據,ESG評級已發展了40年,但仍無法解決數據最根源的問題。”邱慈觀稱。

      邱慈觀進一步表示,解決數據最根源的問題與如何看待企業在社會中扮演的角色有關。“我們不能再用傳統的‘股東資本主義’的立場來看企業創造的價值,即不能僅通過觀察財務報表,否則永遠無法取得真正想要的數據”。

      因此,邱慈觀建議,應跳脫出ESG評級,關注“影響力加權財務報表”的研究。企業在運營過程中,從生產投入到產出再到產品創造的結果以及產生的影響力,這是一個非常長的因果鏈。傳統的財務報表只顯示因果鏈的前端,例如它只讓投資人看到特斯拉制造了多少輛電動車,而沒有展示因果鏈的后端。

      但上述建議的獲取ESG影響力數據也并非易事,除了要準確識別因果關系外,更大的困難在于對ESG影響力的度量上。ESG評級涉及多個維度,但不同維度的度量單位都不同,這也導致這些單位很難加總。

      “如何能夠讓度量衡單位統一,最理想的形式就是讓它們變成我們非常熟悉的度量單位,即貨幣度量單位,這樣我們才能最終把它們跟傳統的財務報表結合,通過傳統財務報表的修正方式,即影響力加權的財務報表,把兩種信息(財務信息以及非財務信息)合二為一,讓我們用更全面的視角來看企業帶給我們社會的價值。”邱慈觀稱,如果只是標榜自己的金融商品是ESG投資,但沒有數據支撐,那我覺得這只是“ESGwashing”,即用ESG三個字來裝點門面。

      ESG投資概念熱后,近年來歐美國家也開始反思ESG投資的標準問題。今年3月,歐盟推出了被稱為反“洗綠”規則的可持續金融信息披露條例(SFDR),要求基金經理評估和披露其金融產品的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特征。因政策收緊了可被視為負責任投資的標準,根據全球可持續投資聯盟(GSIA)的數據,歐洲可持續投資市場在2018年至2020年間收縮了2萬億美元。

      中國ESG投資需要補課

      在貝多廣看來,中國的ESG投資未來將會逐漸從投資決策中的邊緣角色晉升為主流地位,只不過,走向“舞臺中央”的過程中還要“補好多課”。

      “ESG投資實踐在我國還屬于邊緣活動,存在著資產持有者過多關注財務回報、主流資管機構發行產品少、信息披露與評級不完善、政府的促進推動不足等問題。”貝多廣稱。

      中國保險資產管理業協會(下稱“協會”)執行副會長曹德云近日在“2021中國社會責任投資高峰論壇IFCII”上透露,根據協會調研情況看,大部分保險機構對ESG投資雖有一定認識,但認識較淺,在投資理念上尚未把其看作非常重要的、可以融入公司投資文化的要素。同時,機構普遍反映,我國在踐行ESG投資還存在著諸多障礙,包括缺乏有效數據做決策支撐、企業信息披露不充分、ESG投資等相關概念界定不清晰、綠色金融產品供給不足、缺乏統一或認可度高的ESG投資標準和評價機制。

      針對上述問題,曹德云建議,金融行業要加大對ESG投資的探索和研究,建立行業投資標準;豐富綠色底層資產和ESG相關投資工具的供給;強化信息披露,構建ESG投資標準化數據披露平臺,實現ESG投資相關信息披露的數據化、制度化和常態化等。

      貝多廣則呼吁,社會責任投資在國內發展壯大離不開政府的引領作用。政府可通過制定發展目標和戰略來推動社會責任投資貫徹新發展理念,動員各方認可、倡導、支持社會責任投資,提升社會參與ESG投資的效率。通過明確社會責任投資的管理協調機構來保持政府對社會責任投資的戰略支持,持續地制定、推動社會責任投資發展政策。

    中證網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中國證券報·中證網與作品作者聯合聲明,任何組織未經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以及作者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網注明來源非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更好服務讀者、傳遞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本網亦不對其真實性負責,持異議者應與原出處單位主張權利。
    一级欧美免费大片视频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无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