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6g880"></nav>
    <nav id="6g880"><nav id="6g880"></nav></nav>
  • 返回首頁

    “農業芯片”打響翻身仗 這些公司紛紛布局

    e公司官微
      最新出爐的中央一號文件提出,實施新一輪畜禽遺傳改良計劃和現代種業提升工程,有序推進生物育種產業化應用。這被業內解讀為“頂層設計再為中國種業發展播下新‘種子’”。
      變化表征之一,是在新的國際政經格局下,種業問題開始被各界重新認知,并成為中國農業打破既有發展模式的突破口,進而帶來農業生產鏈條中“重生產、輕育種”格局的重構。在此過程中,持續數千年種業和農業自我循環也被打破,資本力量越來越積極地參與其中,種業公司的資本運作提速明顯。
      2000年《種子法》立法前后,中國種業才逐步進入市場化體系。長期以來,育繁推脫節、種企科研投入低和集中度差被視為我國種業發展三大短板;種業知識產權有效保護不足、科研管理體制不順、管理部門職能職責不清晰則被視為制約種業發展的三大困境。種業大變局之下,短板和困境都在加速破題。不過,在新的產業生態下,轉基因商業化、生物育種產業化應用以何種節奏推進?如何有效解決結構性“卡脖子”難題?中國種企“小而散”難題何以化解?……這些依然被視為在通往打贏“農業芯片”翻身仗過程中,擺在中國種業參與者面前的重要挑戰。
      種業之變
      “此前很長一段時間,社會各界對于農業喊得多做得少,認為農業是農業部門的事情,主要是由農業農村部、農科院、農業企業等農口主體來做。近年來,社會各方都在關注、重視并且參與其中。” 中國農業大學農業規劃科學研究所所長張天柱對記者表示。
      在農業參與主體的多元化過程中,各大產業巨頭成為典型代表。無論是地產界翹楚萬科、碧桂園,還是互聯網龍頭阿里、百度、美團,抑或是中信集團、中國石化、中國萬向等其他產業巨擘,都跨界農業做起“農夫”。
      農業變局,種業首當其沖。這一方面是基于種子在農業中的地位類似于半導體產業里的芯片,只有掌握了種子上的核心競爭力,才能在利益分配和產業鏈定價方面進行把控。另一方面則是基于中國種業解決結構性“卡脖子”難題的緊迫性。
      中糧集團王燦(化名)介紹,種業“卡脖子”表現之一,是本土種質資源的挖掘保護和利用。“我國各類種子庫收集的種質資源仍有欠缺,一些地方特色鮮明的物種面臨滅絕風險。長期來看,一些種質資源庫在保存、保育、復壯等工作也是時斷時續。”
      全國農作物種質資源普查與收集行動公開數據顯示,我國主要糧食作物地方品種的數目從1956年的超1.1萬個下降到2014年的3000多個。張天柱介紹,種質資源的保護工作相關部門一直在進行,但是也面臨著資金不足、力度較弱等問題。“此前,一些種子流到國外育種公司,源于國外企業的全球收集能力,而國內的保護意識較弱,知識產權重視不足有關。例如我國歷史上的大豆基因、獼猴桃基因也是這樣流失的。不過,現在各省政府工作報告中,都提出建立適合當地特色的種子資源庫。種子資源的保護現在上升為國家高度層面。不僅要保護商品率高的品種,而且要保護傳統好的基因,這也是藏糧于技的具體行動”。
      大北農是A股資產規模和市值最大的種業公司。公司種業負責人對證券時報記者表示,我國是種質資源大國,居世界第二,但不是資源強國,種質資源開發利用較為滯后,優質性狀的新型品種輸出速度較低。“我國農業種質資源保護與開發利用,面臨著種質資源保護與鑒定設施不完善、特有種質資源消失風險加劇、優異資源和基因資源發掘較為滯后、種質資源有效交流與共享不夠,難以滿足品種選育對優異新種質和新基因的需求,難以應對激烈的種業國際競爭,以及城鄉居民消費升級對種業的新要求。”
      “長期以來,重生產、輕育種的現象比較普遍,這與種業產業屬性有關。”王燦分析,“從利益鏈條分割來看,育種產業投入大、回收周期長、風險較高、收益不明確。因此,無論是種植戶還是農業企業,更傾向于參與短平快的生產環節,長此以往,產業高度集中于生產鏈條,種業卻有所忽略。”
      2020年的新冠疫情加速了各界對種業產業重要性的認識。北京市農林科學院玉米研究中心主任趙久然對證券時報記者表示,種業安全與糧食安全密不可分,解決好種子和耕地問題,才能保障糧食生產安全。“種子是農業芯片,小小的一粒種子包含著許多技術,種業在國家層面競爭越來越激烈。疫情下國家對糧食安全的認識上升到空前的高度,耕地和種業則是解決糧食問題的重要保證。”
      資本運作提速
      2021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實施新一輪畜禽遺傳改良計劃和現代種業提升工程。尊重科學、嚴格監管,有序推進生物育種產業化應用。加強育種領域知識產權保護。支持種業龍頭企業建立健全商業化育種體系,加快建設南繁硅谷,加強制種基地和良種繁育體系建設,研究重大品種研發與推廣后補助政策,促進育繁推一體化發展。
      在王燦來看,種業可以被視為農業現代化和糧食安全問題的焦點之一。“種業問題本質上是中國的農業發展模式和重要性,在世界經濟沖擊下有了新的認知。但農業發展又不可能遍地開花去做,種業是一個重要突破口。解決了種業問題,我國農業的機械化、智能化,數字化才能生根發芽,得到更好的發展。”
      種業變局之下,各參與方摩拳擦掌加速化解產業掣肘。A股種業公司資本運作明顯提速。
      荃銀高科今年最重要的事件之一就是將變身正宗的“央企系”公司。去年12月31日,荃銀高科股東賈桂蘭籌劃將所持全部股份的表決權委托給公司第一大股東現代農業行使,由此公司控股股東和實控人變更為現代農業和國務院國資委。在機構看來,這成為荃銀高科發展有望更上一層樓的起點。“中化現代農業的控股股東先正達,具有世界一流的種業生物技術及育種技術,這有望助力荃銀在轉基因領域實現彎道超車,躍進式發展。”
      借道融資加碼主業也成為種業公司的一大動作,隆平高科去年啟動定增,以完善公司高質量種子加工基地布局,提升產品競爭力。今年2月,其控股子公司隆平生物也進行增資擴股,并引入戰略投資者新洋豐等。
      種業資產證券化也在快速推進。2020年10月,伴隨著第三季度報告的出爐,亞盛集團啟動籌劃收購農墾良種及黃羊河種業100%股權,通過資源整合快速發展公司制種產業,以延伸公司產業鏈條。
      種業公司運作提速,被業內視為產業資本和企業主體合力加速解決我國種業“卡脖子”問題的重要路徑。其背后邏輯,則直指我國種業長期以來的小而散短板。這與農業農村部副部長張桃林2月22日表示“種業企業要強起來,要遴選一批優勢企業予以重點扶持”的邏輯一脈相承。
      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底,全國持有效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的企業數量為6393家,整體數量呈下降趨勢。業內認為,我國種業集中度依然有待繼續提升。
      “從全球經驗來看,孟山都、杜邦先鋒等國際巨頭,都是在不斷的并購中擴大并發展起來。中國種企規模小、數量多、競爭力弱,這導致了企業研發投入受限、具備育繁推一體化能力的企業數量有限。”王燦表示。
      王燦所說的“育繁推脫節”,是指我國種子產業長期以來科研、生產、推廣和銷售相互分離,這導致科技成果轉化速度慢,難以形成良性循環和閉環。發達國家跨國種業巨頭早在50年前就已實現種子研發、生產和銷售一體化。
      “企業研發投入受限”短板也較為突出。媒體曾爆出“國外種子按粒賣而國內種子按斤賣”“國外菜種一克種子一克金”等現象。近年來,中國部分種企的年度研發經費出現增長勢頭。雖然隆平高科、登海種業等研發投入占主營比例接近或超過10%,但大部分種企的研發投入占銷售收入的比例在3%以下,低于國際公認的正常線5%。
      隆平高科高級副總裁尹賢文也在接受證券時報記者采訪時認為,中國種企小而散問題有待進一步破局。“中國種業的健康長遠發展,有賴于合理充分的市場競爭、有效的知識產權保護等各方面的推動,未來,航母型領軍企業、特色優勢企業、專業化平臺企業等三類企業最有可能得到良好發展。”
      “種業龍頭企業,為了迎戰翻身,必將促進種業全產業鏈信息有效整合和利用,豐富金融支持種業的措施和路徑。另一方面,加快推進種業產業鏈 ‘保育測繁推用’一體化,農業供應鏈服務于種業產業鏈,二者最終共同實現數據價值鏈。”大北農方面對記者表示。
      轉基因之辯
      轉基因商業化的落地,被市場認為是今年中國種業最大變量之一。2月18日,農業農村部辦公廳發布通知,支持從事新基因、新性狀、新技術、新產品等創新性強的農業轉基因生物研發活動,強化產品迭代,支持高水平育種。資本市場種業公司迎風而起。
      實際上,今年1月,農業農村部就發布了2020年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證書批準清單。去年我國還進行了轉基因安全性狀的公示與證書發放、加大對非法轉基因的打擊力度等系列動作。基于此,多家券商發布研報認為,2021年轉基因商業化許可有望落地,種業或迎大變革。
      不過在從記者采訪結果來看,市場對于這一變局的判斷趨于分化。部分企業趨于樂觀。大北農在轉基因板塊投入時間長、資金多。前述負責人介紹,如果轉基因產業化種植獲批,有望帶動國內玉米品種快速換代以及玉米種子價格提升,具有轉基因品種儲備的種業公司的市占率有望迎來快速提升。“轉基因技術壁壘和護城河高,研發領先、品種儲備豐富的種業頭部企業有望快速實現市占率提升,獲得自主知識產權收益,在共享玉米種子行業擴容的同時,迎來市場集中度和盈利能力大幅提升。”
      樂觀派的理由之一在于國際經驗。王燦分析說,轉基因的大規模推進確實給種業產值帶來大幅增值。以美國為例,轉基因玉米和大豆自商業化推廣以來,種植面積和占比都迅速提升。其中,美國轉基因玉米播種面積占比從1996年的 7.4%增長到2014年的 93%。
      不過也有業內人士持保留態度。張天柱認為,政府層面的系列動作,只是意味著對科研的加大支持,但商業化推廣依然會非常慎重,特別是涉及主糧,會嚴格要求。“我國在主糧上是嚴格禁止轉基因的,即便被譽為我國育種天堂的南繁基地對于轉基因也是嚴格限制的。不過,我國在轉基因的研發力度加大,科技研發上不能落后。”
      “要尊重科學、嚴格監管,有序推進生物育種產業化應用”,這是一號文件中再度強調的節奏。王燦指出,比判斷轉基因商業化落地更為重要的是,如何破解企業的自主創新能力不足、科研投入重復較多、效率不高等問題。
      張天柱介紹,長期以來,我國農業的定位是吃飽飯,從近年趨勢來看,已經越來越把農業當作一個產業來看待,經濟規律作用凸顯,如何提高生產效率成為核心話題。在此過程中,農業和種業的科技屬性的大幅增強,與之呼應的系列配套制度短板也亟待補齊。
      短板之一是“一號文件”中所提出的知識產權保護。“長期以來,中小種企普遍采用的是聯合開發,甚至直接購買種子經營權的方式獲得銷售良種的資格。過渡依賴國外引進會從源頭抬高農業鏈條成本。”張天柱說,近年來隨著我國知識產權保護的深化,企業越來越重視科研投入。“一方面使用別人的必須要付費了,另一方面也需要培育自己的知識產權,以實現更好發展。” 王燦說。
      另一大短板則是人才。“相當一段時期,中國農業產業鏈公司通常是靠天吃飯、人海戰術。隨著科技基因的注入,隨著農業全產業鏈轉型的推進,種業開始與芯片產業一樣,亟待優秀人才來引領破局。”張天柱表示。
      與此伴生的不少問題仍然待解,社會保障就是典型代表。“雖然提倡科技人才向種企流動,但育種科研人才缺乏積極性。”王燦分析,“科研事業單位工作穩定,在養老、醫療和獲取其他公共產品等方面更具有利條件;加之種業科技人才在公共科研單位一樣可以從事新品種的研發和市場開發,導致育種科研人才向種企流動的驅動力不夠。”
      在張天柱看來,相關掣肘趨于化解。“與以前限制不同,國家現在越來越鼓勵科研人員創業。國家有一段時間提高種業企業注冊資金門檻,大中型種業企業才有能力建立實驗室。面對中國種業發展的突然加速,很多都要進行調整優化。”
      “整體而言,雖然種業和農業科技屬性日趨增強,但遠比不上互聯網、芯片等產業業態。后者已經歷多輪滌蕩式發展,種業產業在資金投入,激勵方式等方面,都存在很大差距,既需要全社會關注和扶持,也需要產業自身和機制的創新。”張天柱指出。
      記者觀察:種業“翻身仗”需防范劣幣驅逐良幣
      種業問題被社會各界提高到空前的重視高度,與兩大背景有關。
      一大背景是,隨著產業生態的演進,作為第一產業的農業在發生多維變化。此前通常被作為一個國家最基本產業不同,縱向來看,農業產業鏈條在不斷拉長,以前偏重解決吃飯問題、原料問題,如今則是從生產、加工、物流一直到終端,都已涵蓋在內;這也是一眾互聯網巨頭紛紛殺入“社區團購”的重要驅動力。而橫向來看,農業與第二、三產業的融合也在快速強化,產業之間的邊際趨于模糊,這從不少產業巨擘切入農業時都將作物種植與旅游觀光等產業密切結合就可以看出端倪。
      另一大背景則是,近些年來,我國糧食產量不斷創出歷史新高,但是作為源頭的種子創新能力不足也一直是懸在我國農業生態鏈上的憂慮。農業農村部方面就曾直言,種業創新是農業科技創新的核心問題,我國種業自主創新與發達國家還有很大差距,有些品種單產水平還有較大提升空間,核心技術原創不足、商業化育種體系不健全,這些都是制約種業的“卡脖子”問題。
      在前述兩大背景,放在中國經濟發展增速放緩、新的國際政治經濟環境、疫情沖擊帶來更多不確定性的“放大鏡”下,種業發展所承擔的使命或更為重要。
      從某種程度上說,社會各界重視的本質,應該是中國種子的結構性問題,是中國的糧食安全問題,是中國農業科技與世界差距問題,是中國農業發展模式優化問題。
      對于如何打好種業“翻身仗”,產學研界都有各自訴求和看法。例如,隆平高科高級副總裁尹賢文就在接受證券時報記者采訪時認為,一是靠種質資源的搜集和創新,二是靠關鍵技術的突破,三是靠龍頭企業的崛起。前述三點,都離不開企業主力軍自身在種質資源和關鍵技術方面的核心競爭力,這其中的關鍵又在于做好科研創新體系建設。
      利用市場化的創新機制有效激發創新企業活力,在其中將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對行業來說,這將有效調動各種要素和資源;對企業來說,是實現有效科研產出的重要保障。
      有一大問題值得重視。種子與芯片產業一樣,從研發到落地,中間往往要經過好多個版本和好幾代人的努力。在千帆競逐之下,一方面,如何保證參與者有持續性動力深耕不輟;另一方面如何持續構建和優化良性競爭機制,避免行業無序競爭,乃至劣幣驅逐良幣,依然是擺在所有參與者面前的重要課題。
      而從創新體系建設來看,“種業產業”相比于其他產業來說,更像一個“小弟弟”。比如,除了大北農、隆平高科等少數龍頭企業在多年前籌劃過股權激勵,以期激發員工活力之外,近年來已經沒有A股種業公司通過類似運作挽留人才、激發創新。從這個角度說,在種業解決“卡脖子”的過程中,從市場化機制構建、人才激勵機制等多個方面,依然有待向芯片、互聯網等產業“問師”。
      (文章來源:e公司官微)
    中證網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中國證券報·中證網與作品作者聯合聲明,任何組織未經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以及作者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網注明來源非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更好服務讀者、傳遞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本網亦不對其真實性負責,持異議者應與原出處單位主張權利。
    一级欧美免费大片视频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无心网